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夜谋
夜谋

X市郊野的一栋别墅的客厅里,只亮着背投电视后的两盏昏黄的辅灯,屏幕上播放的是美国电视剧《疯狂的主妇》。沙发上露着一个勒着黑色丁字裤的光滑桃臀,丁字裤偏在一旁,不断扭动的浑圆屁股上插着一根硕大的吸尘器的把手。

  微光下,肥美的圆臀缝里映出一道淫靡的水痕。

  这是个30岁左右的熟艳女人,纤细弹滑的腰肢天然一段风骚,峰峦起伏的圆润身段满溢浓浓的春情,潮红的微尖脸蛋被右眼下浅红色的泪痣点缀得格外的妖媚,蒙着一层水雾似的眼睛,诉说着无尽的欲望。半透明的紫色睡裙的裙摆落在腰上,白皙滑腻的小手一边在臀缝间摸索,一边摇动着插在肉缝上的吸尘器把手。

  她颤巍巍地直起腰来,双腿绞住把手,一手隔着睡衣掐住硕大的乳房,一手轻抚着脸蛋,散乱的黑色长发遮盖住她大半脸庞,嫣红的嘴角咬住勾入嘴中的尾指,没戴胸罩乳房似乎无视着地心引力的作用,傲然挺立着,绯红的乳头充血后顶起睡裙,随着她扭腰的动作而颤动,是如斯的淫靡妖艳。

  女人的动作越来越狂野,但是脸上的表情却越来越不耐,饥渴的她从沙发翻滚了下来,夹紧臀部,拖着正轰鸣运作的吸尘器爬到了电视机前的柜子旁,从里面翻出来数个表面粗粝的自慰棒来。

  她把这些自慰棒的功率调到最大后,紧紧地握住最大的那根摇摆不定的塑胶肉棒,随后一把扯掉陷在淫阜里的吸尘器把手,将其狠狠地塞了进去。强劲的刺激让少妇猛的一甩头,乌黑散乱的秀发迎风飘舞,大半个精致的容颜显露了出来。

  蜷曲起来的身子不停的颤动着,嘴角也不停地溢出淫靡的呻吟,但她又抓住一根稍小的塑胶棒捅进菊门之后,才绷住身子,显露出一副迷醉的神情。

  忽然她如同被电殛了一般抻直了胴体,雪白的脚弓也勾了个弯月,胯下的蜜汁喷涌而出,白皙的脸蛋上的晕红给小巧精致的耳朵都蒙上了一层流霞,烈火般燃烧着的红唇里爆出了一声高亢长鸣。

  顷刻后她便像被抽掉骨头似的,无力地瘫软在地上,一副被绝顶高潮冲击到两眼翻白、嘴角流涎的绯靡的样子,任随她那硕大浑圆的美臀随着自慰棒的运作而颤动,还不断地低声喃着,「我要男人,我要真正的热乎乎的男人!」此刻她那比巴掌略大的小脸上迷离的眼神,不但勾不起人的丝毫怜爱之心,反而是让人产生一种狠狠把她蹂躏的暴虐冲动。

  收拢了双翼的秋风在郊野贴地疾行,撞得别墅的大门嘎嘎乱响。冷白的月光洒在大地上,衬得红顶白底的别墅惨白幽冷。院子里墨绿色的草坪,随着风摆动如同黑夜撕裂的巨口,吞噬着别墅里射出的昏黄色的灯光。整栋房子就像一座清冷的墓园,有种说不出的静寂和呆滞感。

  忽然门啪哒一声被人撞开,一个身形猥琐的中年男子闯了进来,满脸淫笑地看着身处高潮余韵中的女人。这个中年男子乍一看去,长的还能算是个美男子,但是那副缩头缩脚、伸舌头舔嘴角的猥琐样,简直就是那种让人一看便心生反感的贱男的形象代言人。

  贱男挥舞着手里的枪,用如同癞蛤蟆吐痰似的的淫邪阴湿的腔调嘲讽着美少妇,「想不到我们公司公认的如冰山一样冷艳的美女老板娘慕容婉私底下是这么个骚货,想要肉棒你就大声喊啊,你不喊我怎么知道你想要嘛,我这里可是有两把枪随你选哦。」「魏谢你想干什么!还不给我滚出去!」慕容婉用手护住身上的重要部位,色厉内荏地喝问贱男,即使是怒斥,她的声音还是如黄莺娇啼,不过这婉转的音色也不禁带上几分凄切。

  「我说老板娘,你还没了解状况呐,现在你可没权利对我我呼呼喝喝哦,臭婊子!在公司你这个贱货从来不用正眼瞧我,看到我就跟看到蟑螂一样。还以为你是个三贞五烈的冰山女,没想到是个在家自己搞自己的骚婊子,我呸!」「我是什么样的女人关你什么事!你到我家来想干什么?还不给我滚出去!

  你不想在公司干了么?」慕容婉柳眉倒竖,凤眼撑圆,恶狠狠地瞪着魏谢,激动之下直起身子伸手指着他厉声责问起来,一回神发现自己还是半裸着身子,又猛地把身子蜷曲起来,但依然怒目瞪着魏谢。

  魏谢单手掏出肉棒套弄起来,同时用手枪指着慕容婉,满脸淫笑地慢慢逼近了女人半裸的风情胴体,「嘿嘿,我想干什么难道总裁夫人还猜不出来么?给我老实点!不然让你尝尝枪子的味道。在公司的时候,有一次我不过是不小心摔到在地上,看到总裁夫人裙底风光而已,你居然当着全公司人的面,骂了我个狗血淋头,让我颜面大失。原来以为你是个冰山美女,有精神洁癖,没想到私底下你是这种货色!当初我那顿骂挨的还真是冤枉呐,像你这种骚女人应该整天幻想着别人怎么搞你吧!」慕容婉冷颜怒视着魏谢,「你少血口喷人!你这种垃圾货色,除了做些腌臜龌龊事还能做什么!不小心?我呸!就你这种恨不得眼睛长脚上的猥琐男,你以为你在公司做的那些事情瞒得过谁,还有脸说是不小心,我呸!」魏谢恼羞成怒,抖着腰,挺着紫黑色巨大肉棒怒冲冲的捏着慕容婉的小脸,「哼!让你这骚货看不起我,我今天要让你好好尝尝我身上两杆枪的味道!今天不让你欲求不满的贱人跪在地上求我喂你枪子,我魏字就倒过来写!」魏谢一把推到慕容婉,探手捞起她的小蛮腰,把她摆成母狗求欢的姿势。他半跪在地上,压住慕容婉不断挣扎的嫩白小腿,一把将慕容婉淫阜和菊花上不停抖动的塑胶棒扯掉,冰冷的手枪口恶狠狠地捅进似乎还舍不得阖起来的菊门,摆腰一顶,紫黑色的巨棒杵进了慕容婉粉红淫靡的肉阜。

  魏谢咧嘴淫笑着用力地拍了拍慕容婉淫靡丰美的臀瓜,不停地大力冲击着她的淫靡的肉阜。慕容婉柔韧的娇躯随着他的冲刺不停的扭动,丰乳肥臀在空气中勾勒出道道曼妙的曲线。她尽力崩起的脚尖也随着冲击不时变幻着酸软绷直的状态,但心有不甘的慕容婉尽全身之力把头向后扭转,瞪视着魏谢。

  魏谢用手捞住慕容婉不停蹦跳的硕大绵白的乳球,指尖掐住充血后艳红璀璨的乳头,用力地一扯一松,把玩着她只手难握的乳瓜,同时腰上的动作丝毫没有舒缓,「瞪啊!你继续瞪啊!是不是很不甘心呐?不甘心你就扭嘛,看你这大屁股就知道你很会扭嘛,怎么不动了?你不动我怎么爽,贱人!你放心,就算你动作大一点,顶在你屁眼里的枪也不会那么容易就走火!哈哈!」比慕容婉用的塑胶帮型号还夸张的紫黑色巨棒杵在她的肉阜上,把那块丰美的蚌肉撑得鼓鼓的,几乎要裂开般;火热滚烫的肉柱似乎要填满淫阜里的每一个缝隙,抽插时和淫阜分泌出的蜜液相交鸣,凑出淫亵的交响曲;硕大的龟头棱角分明,肉棒上暴起的血管让它看起来就像大号带着血槽的56式军刺,抽插时刮着慕容婉蜜阜里连绵密实的淫褶,刮得她浑身骨酥皮软。乌黑铮亮的手枪牢牢地钉在慕容婉的高翘圆滑的隆臀上的菊门里,冰冷的枪管刺激得菊门全力收缩,把枪管锁得死死的,和被火热的肉棒戳开的蜜肉的大裂缝相比,分外的淫亵和刺激。

  魏谢这一连串高强度的抽插让慕容婉浑身乏力,四肢酸软,小嘴不断地逸出勾人心扉的喘息与呻吟,如果不是藉由那插在淫肉里的大肉棒维持平衡,恐怕早已瘫在地上不能动弹,但也只能挺翘着丰腴的桃臀任凭魏谢的玩弄,勉强支撑自己不瘫软在地上,丝毫没有反抗的余力。

  魏谢得意地如同拍着小鼓一样拍着慕容婉的隆臀,不紧不慢地抽插着她的淫肉。这样的抽插显然已经满足不了慕容婉蜜肉的需求,那块汁水淅沥沥的淫肉让她觉得有种莫名的空虚和痕痒,这让已经习惯魏谢强力冲刺的慕容婉下意识地摇了摇隆臀,嘴里哼哼着催促魏谢加快速度。

  魏谢哈哈大笑起来,依然不紧不慢地抽插着,「臭婊子,露出本性来了吧。

  说你是个人尽可夫的贱货你还不肯承认,现在认清自己是什么样的货色了吧?

  哈哈!」

  慕容婉咬着牙想要否认,被自己平时看不起的公司里的猥琐小职员如此玩弄,内心是极其抗拒和痛苦的,但是她那熟媚的胴体却违背她的意愿,扭动着隆臀迎合着魏谢的抽插,内心的抗拒和肉体的欢娱纠缠在一起,让她露出迷离的快乐与痛苦交错的神情。原本如低泣般的呻吟也想自暴自弃了般变成了媚肉交响曲的欢乐凄迷的伴奏小调。

  魏谢狞笑着调整着抽插慕容婉的节奏,时快时慢,时轻时重,把慕容婉生生地吊在高潮的边缘,虽然每一刻都是极大的欢娱,但总是在她即将高潮的前一刹那舒缓下来,让她的欲望挂在那里,释放不出来。

  全身潮红的慕容婉被魏谢搞到欲生欲死,身心都像是被猛火燎烧一般,但却始终无法解脱。此刻的她已经近乎两眼翻白,口里不断地哀鸣着如泣似诉般,不知是痛苦还欢悦的曼妙呻吟,看起来就十分可口滑嫩的香舌人也伸了出来。此刻慕容婉那欲得高潮而不能、近乎癫狂的神态,让人看起来就觉得此刻的她就是块的恨不得自己能被活生生地搞晕过去,好把被肉棒堵在蜜肉里的那些积攒了不知多久的淫水蜜汁一次全部释放出来,爽到屁股抽筋才算是了结的美艳媚肉。

  魏谢狠狠地一巴掌拍在慕容婉的翘臀上,接着残忍地把接近喷发的肉棒拔了出来,将冰冷的枪管杵进了慕容婉的肉穴里,硬生生地打断了她即将来临的那让她浑身抽搐的高潮。

  突如其来的刺激让慕容婉柔嫩的蜜肉不由得剧烈地收缩起来,紧紧地将插入其中的乌黑枪管缠住,但那淫靡的黏液却不住地顺着枪管淌了出来,打湿了魏谢握枪的凶爪。她凄惨无力地瘫软在地上,被魏谢这样恶心的小人搞出来的生理反应让她内心感到无比耻辱和羞愧。

  「我的美女总裁夫人,你可真骚啊,看这水把我湿的。」魏谢恶心地俯身下去舔了舔握枪的爪子,接着却狞笑地扯起慕容婉的长发,「不过你这臭婊子,可别想这么简单就能高潮,老子还没折腾够呢。」魏谢那腔调奇异却总是含糊不清的声音在这昏黄暧昧的房间里飘荡着,显得格外的猥琐和狰狞。「我这把枪是我从黑市里弄来的警用手枪,威力不是很大,所以你放心不会出现像沙漠之鹰那样一枪爆掉你的下半个身子。它的子弹只会顺着你的骚穴打爆你的子宫,穿过你的内脏,说不定还会爆掉你的小心肝,一路从你的大奶里飙出来。」「哈哈,臭婊子,你说明天X市早报的头条新闻会不会是《美女裸尸别墅,惨遭凶犯奸尸》呢?」魏谢嚣张无耻地笑着,用手枪恶狠狠地杵弄着慕容婉淫美丰腴的肉蚌。

  「你这卑鄙无耻的混蛋!我死了变成鬼都不会放过你!」慕容婉惨然凄厉地诅咒道,咬牙切齿的的表情让那张风情万种的小脸有些变形,平日里水光粼粼的美目中只剩下绝望与痛苦,但也只能乖乖地俯趴在地上,将她在那半透明的紫色睡裙下显得格外的熟艳妖冶的美肉瘫软在那里,任由猥琐的魏谢所鱼肉。

  ***********************************好久没发文了,趁这几天空闲,顺便码了点东西。

  争取这几天把后篇码出来,遁走。

  咳咳,至于微风和水色,那样等我有长段空闲时间再说吧。

  远目,提前说好,打人不许打脸。

  魏谢淫笑着大力揉捏着慕容婉又大又软的奶子,肆无忌惮将那对又大又挺的、雪白腴美的巨乳蹂躏成不同的形状。“你巡视公司的时候,这对大奶子在公司里淫荡地乱晃乱甩,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想一把抓爆了它们。这可是全公司男人都梦寐以求的艳福,老子我今天要好好享受个够。”

  他一边淫贱着捏住她保养极好的绯红色的奶头大力往外扯,一边无耻地威胁道,“贱人,如果不想被枪爆了骚穴,就乖乖按我的吩咐做。现在我命令你趴在我身上,风骚的大屁股对准老子的脸,然后再好好给我吸老子的大屌。”

  “对!对!就是这样!注意牙齿不要刮到老子的龟头,舌头再给我舔的更快更用力点。还有,把屁股再放低点,好让我瞧的更清楚点。死骚货。”魏谢淫亵地用枪将慕容婉的阴阜撬开,瞪大眼睛贪婪地打量着她蜜汁满溢的肉穴。

  被修剪的整整齐齐的黑森林此刻泛着淫靡的水光,但依然乖乖地笼罩在慕容婉丰美的肉阜上头,贴心地保护着这块丰腴多汁的蜜肉。紧紧缠绕着乌黑枪口的肉壁与纯洁少女们的绯红色相比颜色稍深,在昏黄的灯光下如泛着晶莹光芒的淡紫水晶。这两块美肉近乎痉挛似的收缩着,不断地挤压填补着随着粗黑枪管搅动所留下的空隙。半透明的靡丽的淫液不断地从深邃的腔道里涌出,一部分顺着乌黑粗大的枪管流淌,浸湿了魏谢握枪的凶爪,但更多的是汇集到那如红宝石绯艳的充血胀大的肉粒上,随之滴滴答答地砸在魏谢淫亵猥琐的脸上。

  粗黑腥臭的肉棒堵住了慕容婉嘴巴,把她心中的翻滚的悲愤与口中凄楚的哀鸣都通通堵了回去。她痛苦哀婉地摆动着腰肢,想要摆脱冰冷的枪管的蹂躏,却又不敢动作太大以至于触怒魏谢。最终只能是让美胯下的淫美肉花随着魏谢淫邪的玩弄不断地绽放与收缩,并且间续着往外喷洒那馨香靡艳的花露。

  “嘴巴再张大点,把老子的大鸡巴再吞进去点。再深点!再深点!对,就是这样。舌头也给老子动起来,好好给我舔老子的屌袋。”魏谢一脸的舒爽,他涨着脸,脖子的青筋都鼓了起来,全身的肌肉也绷得紧紧的,气喘吁吁道,“想不到我们全公司公认的最美艳的冰山美女总裁夫人,这张娇艳动人的小嘴居然是这么的有容乃大呐,老子这样超尺码的伟器也能吞的下去。真是让人难以估料,难以估料啊!哈!哈!哈!哈!”

  慕容婉一边强忍着胯下美肉中传来的手枪那冰寒刺骨的冷意及与之相伴的那种直透人心的危险醉人的快感,一边满脸羞愤地舔舐着魏谢紫黑色的大肉棒。她努力张大自己的樱红小嘴,并且不断地缓缓调整着自己那张巴掌大小脸和修长美脖的位置,好将嘴巴里粗大腥黑的肉棒一寸一寸地往里吞,直是被梗得那对狭长妩媚的美目不由自主地瞪大,泛出大片大片的眼白。在魏谢的威胁下,同时也为了早点结束这痛苦的噩梦,她不得不绷着腹部往拼命嘴里吸气,同时努力蠕动着喉腔以及香软玉舌挤压那根让她痛苦万分的巨棒。

  魏谢一边肆无忌惮地淫笑着戳弄着慕容婉敏感淫艳的蜜肉,一边用恶毒的话刺激着慕容婉的自尊心。内外交加的强烈刺激,让被堵住喉咙的慕容婉那渐渐缺氧而使得大脑愈加空白的身子不由自主地剧烈抽搐起来,最终让她那濒临崩溃的蜜肉开始剧烈地收缩与颤动,双腿无力地瘫软了下去,丰腴肥美的翘臀压在魏谢的脸上,大股大股的蜜液泉涌而出,混杂着淡黄色的尿液,淫靡地浇了魏谢一脸。

  魏谢毫不在意慕容婉喷洒在他脸上的汁液,反而抬起头,淫亵猥琐地伸出舌头,牢牢地贴住她那怒放的蜜肉之花,大口大口舔舐着她喷射出来的甘甜蜜汁。

  胯下肉棒传来的慕容婉喉腔反射性抽搐所带来强烈刺激,让魏谢再也忍受不住射精的冲动,大量的腥白浓稠的精液喷涌而出,直接灌进了她的胃里。

  “爽!爽!爽死老子了!想当初,老子趴在地上往你这贱婊子裙子里偷窥的时候,就幻想过你这又圆又翘的大屁股压在老子脸上,把那甘甜淫艳的蜜汁浇我一脸时,已经爽到老子鸡巴要胀爆。没想到这真正的享受比老子的幻想还要爽上一万倍啊。嘿嘿,要是我们现在的样子被公司里那群男人看到的话,我一定会被他们嫉妒的眼神活活给烧死啊!实在是太他妈的爽了!”魏谢猥琐地舔着舌头,淫亵地回味着慕容婉蜜汁那甘甜浓稠的味道。

  慕容婉渐渐地清醒了过来,她勉强支起身子,干呕着捂着嘴巴,强压着心中的羞愤扭过头去瞪着魏谢,那张俏脸春意浓郁,半透明的紫色睡裙濡湿后愈加淫秽诱人,胯下美肉汁液横流,这狼狈样子看过去有种说不出哀婉与凄楚,“你是严子华那混蛋雇来的吧!”

  魏谢的身子猛然一震,但却强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嘿然地笑道,“大美人不用管我是谁请来的,你只需要知道我要把你弄死就可以了。”

  慕容婉轻蔑地看着魏谢,一边用抠着喉咙,努力想将魏谢射进去的精液呕出来,“哼,如果不在意的话,你手指头上就不要有那么多小动作,用得着这么急着想干掉我嘛。奴家不过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子而已,而且刚刚才毫无反抗之力地被你用两把枪玩弄过。”

  魏谢恼羞成怒爬了起来,将慕容婉摁在地上,掰开她那两条修长白皙的美腿,准备埋下头去啃唧她水淋淋的蜜穴,“老子想要干什么,用不着和你啰嗦。”

  慕容婉任由魏谢摆弄她的胴体,只是不屑地撇过头,她的声线有种高潮过后的酥软,却掩盖不住其中的那份不屑和蔑视,“哼,刚射过的你现在还硬的起来么?如果只是想舔奴家肉穴给奴家服务,还不如谈谈我们合作的可行性。”

  魏谢一愣,停下动作来哈哈笑道,“老子刚强奸完你,而且还准备把你给杀掉,能和你有什么合作?”

  慕容婉坦然一笑,“杀了严子华——这件事我们就可以合作。你之所以会来杀奴家,除了当初奴家让你在全公司人面前丢尽脸面之外,严子华应该也许了一大笔钱给你了吧。没有严子华暗中协助你,谅你也没办法这样悄无声息地潜进这个别墅。”

  魏谢眼珠子咕噜咕噜转了几转,口桀口桀笑道,“我知道你说的合作是什么意思了。没错,严总是承诺过我,只要杀了你,他就会给我50万现金,并且安排我偷渡到越南去。”

  慕容婉想看白痴一样看着魏谢,“50万!你是把奴家当成白痴,还是自己变成白痴了?你在严子华那混蛋手下干了这么多年,会不知道他是什么德性,他舍得给你50万!以他精明吝啬的个性,唆使一个和奴家有旧怨的家伙来杀我,舍得吐出20万就到顶了。”

  “妈了个逼的,你这臭娘们还真是精明。”魏谢怒冲冲地将慕容婉扔在沙发上,然后整个人扑了上去,双手大力蹂躏起她如成熟的水蜜桃一般诱惑可口的美乳,一边用不知何时又怒张起来的龙头巨棒狠狠干着慕容婉,“哼!没错,就是二十万!你不是说老子射完不能硬了吗,先把你肏傻了再说!”

  慕容婉被魏谢的暴力抽插,肏得连话都有些断续,“嘿…嘿…,杀了奴家…之后…严子华安…排…你偷渡越南,你也不怕…有命拿钱…没命花。千里…杀人…只为财。严子华不是许诺你…杀了奴家之后…,给你…20万现金么。你去杀…

  了他,那20万归你,我再…再额外…打50万到你账户上。哦——啊——”

  听到慕容婉的许诺,魏谢的鸡巴胀得更大了,但是他的动作却停了下来,“真的?真的能额外再给我50万?不对,虽然说严总裁确实很精明吝啬,但是总裁夫人你也不是盏省油的灯。他只肯给我20万,我为什么要相信你肯给我50万!”

  慕容婉长嘘了一口气,瘫软着那成熟风骚的胴体,闭着眼睛休息了半晌后道,“哼,猪油还没蒙住心。严子华那混蛋只肯给你20万,而奴家愿意花50万,是因为我们立场不同。严子华每花一分钱都是从他自己的口袋往外掏,而且唆使你这个和我有旧怨的人来杀我,即可以减轻他的嫌疑,又可以少出一大笔钱。而奴家,如果说不动你反过去杀了他,首先奴家自己的性命就没了;反过来,你杀了他,奴家不仅可以不死,而且还继承他所有的家产。你说,我愿不愿意再花50万买他那条命?”

  魏谢大喜过望,频频点着上下两个头,兴奋得瞳孔放大、嘴角流涎,“说的是,说的是。不过,嘿嘿,不过既然这样,50万已经不能满足我了!我要80万!

  不!不——我要100 万!”

  “哦——嗯啊——”慕容婉被魏谢的一顿狂插搞得全身酸软,双脚不由自主地倒勾在魏谢的背上,一只手捂着脑袋,另一只手捂着嘴巴,抻直那修长的玉颈,从喉腔中挤出一声长吟,胯下的蜜肉剧烈的收缩,大量的蜜汁汩汩而出,良久才应道,“哼——想的到美,但是这不可能!严子华那混蛋为什么想杀我,还不是因为公司的经营出了不小的问题。他是指望谋杀了我之后,策划获得一笔巨额的保险赔付金,并且借悲情牌向生意合作伙伴请求延迟资金交割,好缓轻公司的流动资金方面的压力。在他死之后,我不仅不能从公司抽调资金,反而要继续往里面垫钱,所以我近期能随意支配的现金也只有50万了。况且,要了太多钱,你也不怕自己被撑死,偷渡去越南的时候就不怕有人黑吃黑么?70万,已经足够你在越南做生意的启动资金了。说不定你还能混个醉生梦死的土皇帝做做,做人要知足,不能太贪心。”

  魏谢也忍受不住射精的冲动,大股大股的浓精如子弹一般喷射到慕容婉的子宫上,打得她腴美性感的胴体一震一震,气喘吁吁道,“这样的话——唔——50万也不是不能接受。但是…但是——”

  “没有什么好但是的!”慕容婉冷然打断道,“魏谢,你是个小人!更是个贱人!但不是一个蠢人!20万与70万相比,应该选择哪个,你自己想的明白。而且你应该好好想想,严子华许你的20万你真的一定能顺利拿到手吗?为什么严子华那混蛋要说安排你偷渡越南,你就不怕他趁机杀人灭口。”

  魏谢猛然一震,低头量思了许久才嘿然道,“嘿嘿,总裁夫人指教的是。不过我还有个要求,就是杀了严总之后,我还要好好再肏你一次。”

  慕容婉断然拒绝到,“不行!绝对不行!杀了他之后,我们决不能再有联系,答应你的那笔钱,奴家在确认严子华死了之后,就会打到你的账上,但是奴家绝对不能和你有任何额外的联系。万一被警方知道了,奴家可是会竹篮打水一场空的。”

  “好吧,成交。”魏谢点了点头,却又满脸淫亵污秽地笑着逼近慕容婉,“但是尊敬的总裁夫人,既然你不愿意事成之后被我肏,那么我就在去干掉严总之前再好好安慰安慰他的娇妻吧!嘿!嘿!哈!哈!哈!”

  “你这混蛋!放开奴家!放开!啊——哦——嗯……”

  ……

  窗外的风呜呜地继续吹着,别墅外的树与草在黑夜中呜咽地低鸣,别墅里的灯光依旧是那么昏黄暧昧。

  慕容婉坦然看着自己被污秽的体液染湿而显得格外淫亵的紫色睡裙下,那美艳胴体上满布的青紫手印,与怒绽的肉花中悄然淌出的白色腥臭的稠精。从柜子里摸出一个精美的手机,从电话本选出一个没有命名的号码,摁下通话键。

  “喂,主人你好。鱼已按计划吞饵,请主人注意收钩。”

  “收到。婉奴,你今天晚上玩的开不开心?”电话的另一端传来一个冷漠淡然的年轻声音。

  “讨厌啦,主人。那个又蠢又贪的家伙怎么能和主人您比!您的圣根可比他强多了!而且主人怎么可以把您经常搞用了奴家的那边枪给他,搞得奴家那时候根本压抑不住自己的冲动呐,您可真是坏死啦。不过那家伙倒是有把子庄稼力气,还有恢复力不错。”

  “婉奴,你放心。那把枪不是我平常用的那把。你这次做的很不错,我过后会好好奖励你的。接下来的事按计划进行就可以了,你可以去洗洗身子,然后睡了吧。”

  “嗯,不,这是婉奴应该做的,能帮上主人就是奴家最大的荣幸。不过奴家会好好期待主人的奖励喔,想到这个奴家下面又湿了。”

  ……

  次日X 市早间新闻快讯:我市着名青年企业家严XX昨晚不幸遇害,案发当时我市新调任的公安局柯副局长恰在附近巡夜。凶手负隅顽抗,被柯副局长及手下干警当场击毙。以下是新闻详细讯息:

  英姿勃发的年轻局长神情非常严肃,声音显得异常的沉稳有力,“市民的生命安全!是我们广大干警最为重视的事情!人民的利益就是我们广大干警行动的命令!对于严XX同志的遇害,我们警方表示沉痛的遗憾。此案中暴露出来的警用枪械管理问题,我们警方上下极其重视。我们誓将严查到底,给广大市民一个实实在在的交代……”

  ……
    咳咳,周末两天疯狂赶工,终于把这个旧坑给全部填完了。这个故事动笔是因为我在尝试如何将纯正的手枪文写的更内涵点,更有故事性一点,但是我发现自己很遗憾地失败了。以本篇来讲,也仅仅是将整个故事的冲突和肉戏压缩再压缩,然后再爆发出来,故事的后续仅仅用伏笔和留白作为后续。但这样已经是最接近于我想达到的目标,如果将故事再拉长,那么我自己的笔力与掌控能力再也控制不住故事的走向了。以后可能再也不会尝试类似的写法了,但是如果有其他的新奇想法,倒是可能会继续尝试,呵呵。

  所以我只能说是尽量做好自己能做的,然后其他的就交由读者评价了。不知道我这篇文章,在读者们的眼里,是否做到题目中的夜谋呢?

  希望本文受到大家的喜欢,呵呵。谢谢大家的观赏。

       【完】